<rp id="8acto"><strike id="8acto"></strike></rp>

<button id="8acto"><acronym id="8acto"></acronym></button>
<em id="8acto"><acronym id="8acto"></acronym></em>

<button id="8acto"><object id="8acto"></object></button>
  • <button id="8acto"><acronym id="8acto"></acronym></button>
  • <tbody id="8acto"><pre id="8acto"></pre></tbody>

  • 維峰電子毛利率下滑或因虧本售貨予美企 實控人遠親以“半價”增資或涉瓜田李下

    來源:和訊股票王十三 發布:2022-04-07 15:42:20

    維峰電子(廣東)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維峰電子”)于日前更新了招股說明書,并將于4月8日上會審議。

    公開資料顯示,公司從事工業控制連接器、汽車連接器及新能源連接器的研發、設計、生產和銷售,產品廣泛用于工業控制與自動化設備、新能源汽車“三電”系統、光伏逆變系統等系列應用場景。

    值得一提的是,在公司的經營發展過程中,曾出現了為躋身美企供應鏈體系,維峰電子寧愿虧本售貨也要“委身屈就”的情況,另外,在公司在股份增資價格方面出現了“同股不同價”,這背后曝出的與裙帶關系絲絲相扣的“瓜田李下”委實耐人尋味。

    坦然面對:與國際名企仍有較大差距?

    維峰電子此次謀求上市,擬募集資金6.04億元,其中4.41億元用于華南總部智能制造中心建設,6270.73萬元用于華南總部研發中心建設項目,剩余1億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


    近年來,受益于通信、汽車、消費電子、工業控制、軌道交通等相關行業需求的持續拉動,全球連接器市場規??傮w呈現擴大趨勢。

    其中,維峰電子借此機遇形成以工業控制連接器為主,汽車及新能源連接器為輔的產品格局,公司營收在近年來穩步增長。

    招股書顯示,2018年-2021年,維峰電子營業收入分別達到22936.80萬元、23193.93 萬元、27344.98 萬元、40855.98 萬元。

    2018年-2020年期間,維峰電子營收復合增速為9.19%,2021年,公司營收取得突破性增長,同比增長達到49.41%。

    雖然公司取得了營收較快的增長,不過維峰電子仍在招股書中亦表示,連接器前十大廠商主要為歐美、日本等地企業,并逐漸呈現集中化的趨勢,公司在經營規模、市場占有率等方面與國際知名企業存在較大差距。

    委曲求全:為與美企合作降價銷售致毛利率下降?

    需要注意的是, 2021年,在公司營收快速上漲的同時,毛利率卻出現了下降。對于毛利率的下降,維峰電子在問詢函中表明主要有兩大原因:一是材料成本的上漲,二是產品銷售的結構化差異。前者與金屬材料、塑膠原料成本增加有關,后者則與公司的市場策略相關。

    2014年,維峰電子為了進入泰科電子供應鏈體系,與其達成合作,并給予了較大的價格優惠,同時接受了泰科電子連續降價采購產品的策略。隨著泰科電子連續采購,產品后期價格持續下降,最終出現負毛利率。

    公開數據顯示,泰科電子總部位于美國,在納斯達克上市,是全球第一大連接器廠商。

    詢問函顯示,公司銷售給泰科電子部分3410系列產品,該系列產品在2020年、2021年的毛利率分別為-18.20%、-11.40%。維峰電子銷售給泰科電子的3410系列產品在2020年、2021年上半年分別拉低公司工業控制連接器品牌商毛利率1.34%、4.02%,呈現出擴大的趨勢。


    如上表所示,2020 年及 2021 年 1-6 月,發行人虧本銷售給泰科電子部分 3410 系列產品,該類產品對公司2021 年 1-6 月工業控制連接器品牌商毛利率的影響為 -4.02%,相較 2020 年的影響大,從而拉低了 2021 年 1-6 月工業控制連接器品牌商的整體毛利率。

    值得一提的是,在問詢函中維峰電子表示,在2020年臨時承接了泰科電子因疫情影響而轉移生產的1215系列產品訂單,實現了較高的毛利率。但從整體營收來看,該部分產品在2020年僅貢獻了280.02萬元,對于工業控制連接器品牌商的整體毛利率提升也無法彌補3410系列帶來的毛利率下降。此外,在2021 年 1-6 月,1215系列產品并沒有收到新的訂單。

    瓜田李下:“實控人姐夫的表妹”增資股價竟不到機構一半?

    股份公司增資是常有的事,但增資價格僅隔3個月便翻了一倍,委實令人難以理解。

    招股書顯示,公司股東李綠茵為公司實際控制人羅少春姐夫的表妹。2020年9月,李綠茵獲得股份時,增資價格為5.95元/股,3個月后的2020年12月,德彩玉豐、曲水澤通、莞金產投、富民創投四家機構獲得股份的增資價格提升到12.39元/股,漲幅達到108.24%。


    造成前后價格差距劇烈的主要原因在于定價參考的凈利潤年份不同。實控人親屬李綠茵參考年份為2019年,4家增資機構參考年份為2020年。

    在問詢函中,維峰電子表示,受2020年初新冠疫情影響連接器市場需求存在重大不確定性。因此,在與李綠茵的談判過程中考慮了該因素,進而以2019年的財務數據為準。

    需要注意的是,李綠茵獲得股份的時間為2020年9月,此時維峰電子2020年全年的凈利潤情況還未得知,但已然超過半年。通常情況下,企業在每年7月1日至8月31日即披露半年報。

    在確定增資價格時,為何不參考更具有時效性的半年報,或者近4個季度的財務數,而選擇了9個月前的年報?這是李綠茵增資維峰電子暴露的第一個疑點。

    維峰電子在問詢函中表示,李綠茵股份增資價格談判的重要參考因素是疫情的影響下的盈利不確定性。

    然而,維峰電子在招股書“經營成果分析-營業收入分析 -主營業務收入按產品類別分析-各產品收入變動情況 ”中表述,“2020年隨著國際貿易環境變化以及新冠疫情的疊加影響,全球連接器產能需求轉向國內,國內連接器需求加速國產化替代,從二季度國內全面復產復工起,市場需求明顯增加,發行人產銷進入快速增長階段?!?/P>

    上述表述均是對于行業整體需求面向好的判斷。維峰電子在2020年上半年二季度已經判斷市場需求明顯增加,公司產銷亦進入快速增長階段,為何在2020年9月份,仍以疫情影響下盈利具有不確定性為由,對李綠茵的增資價格認定采用2019年的數據?這是維峰電子李綠茵股份增資的第二個質疑點。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9年,李綠茵丈夫肖建就曾經引薦廣州才匯浚源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以下簡稱“才匯浚源”)與維峰電子洽談投資事宜,并于2019年12月達成投資意向。但在2020年4月,又因肖建林計劃退出才匯浚源的合伙人,雙方投資事宜告終。

    天眼查數據顯示,2020年9月,才匯浚源進行過一次工商信息變更,肖建林于此次中退出合伙人,同月,其妻子李綠茵獲得維峰電子股份。


    關鍵詞: 瓜田李下
    相關新聞

    最近更新

    <rp id="8acto"><strike id="8acto"></strike></rp>

    <button id="8acto"><acronym id="8acto"></acronym></button>
    <em id="8acto"><acronym id="8acto"></acronym></em>

    <button id="8acto"><object id="8acto"></object></button>
  • <button id="8acto"><acronym id="8acto"></acronym></button>
  • <tbody id="8acto"><pre id="8acto"></pre></tbody>